犬形狼心.

恩。。。我该按怎样的方式来排序呢_(:з」∠)_

要有大本命二本命三本命什么的。。其实我表示他们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样的啊怎么分?他们在我心中每个人都是唯一啊【你滚

嗯好吧那就按时间顺序来,分别是瓶邪、福华福和艾利

第一对萌上的CP:瓶邪



这对不解释,在我当初年少无知,刚入腐门的时候这一对的出现对我来说简直一击必杀,我立马就躺下了【。

  恩,那就段子来一发?↓

  这是在哪?

  吴邪一片漆黑的眼前像是突然出现了一点的亮光。隐隐约约,迷迷蒙蒙,不是很看得清楚。昏黄的颜色,像是烛光,像是心跳,在他的视线中有节奏的跳动着,微弱,但却稳定,让人心安。

  吴邪想要尽力的把眼睛睁大点,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光。但却发现浑身上下都疼得不行,疲倦如潮汐将他吞没。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墓里吗?

  吴邪想到这,全身就一个激灵,不管不顾的就想爬起来。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能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半分。

  不行,不能这样,还没能确定自身的安全,不能就这样躺在这。

  身边有人吗?

  吴邪这样想着,往身侧胡乱摸了一把,但什么都没碰到。反而撞倒了什么,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吴邪吓得浑身僵硬,连呼吸都放轻了,生怕声音惹来了东西。

  突然,身前的火光抖了抖,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被火光勾画出了一个修长的人型轮廓。

  完了。。。不会是粽子吧。

  吴邪近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动也不能动,只能尝试屏住呼吸,希望那只粽子比较低级,不能发现他。

  但眼前温暖的橙黄色哪怕闭上眼睛都能看见了,这说明火光的来源扩大了。对于吴邪来说,这只能代表,那只粽子离开了火前,走到了他这来。

  死寂。

  一片阴影缓慢的来到了他的面前,但却又游移不定的往回缩了一点,像是拿不定注意要不要碰他。

  卧槽这粽子未免也太圣母了,难不成是在考虑不要吃我?吴邪心中暗道。

  那片阴影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向他那伸了过去。

  预想中的粽子僵硬或是腐臭的手,化为了温暖而干燥的触觉,蔓延在了脸上,舒服得让人要睡过去的错觉。

  吴邪难以自持的张开了双眼,温暖的火光中,一双毫无波澜的墨玉般的眼睛就这样撞进了他的心房。

  那人看他醒了,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后,拿起吴邪撞到的水瓶,小心的给他喂了水。最后开口,像是要说些什么。

 —— “吴邪。”

 —— “小三爷。”

  梦与现实,两道声音交错,真的那道声音,把他唤醒;而那道虚幻的声音,在他猛一睁眼的同时,化作了泪水,划过了像是还留有温暖触感的脸颊。

  “小三爷,您醒了吗?”

  门外的声音试探道,语气带着讨好。

  吴邪眨了眨眼,把头埋在了两手手心,用力的搓了搓。擦去了泪痕,变得冷硬而不近人情。

  有那么一瞬,他的视线仍旧带着茫然、无知和踌躇。但等他翻身起床,那份天真已荡然无存。

  “小三爷?”

  门外的声音响了第三次。

  而这次,终于有了回应。

  “恩,来了。”

  


为什么我的段子好像和别人的段子不一样呢_(:з」∠)_


那么下一个?


第二对萌上的CP:福华福

这对神萌又神虐啊。卷福你个不听话的熊孩子,要是你不作zhuang死你早就抱得美人归了啊何必现在空流泪 

不过这倒也是我唯一一对能接受互攻的CP了,只希望他们幸福

  段子走起↓时间设定在第二季两人还同居(雾)的愉快时光



“John。”

“Sherlock?你今天醒的真早。”

“我昨晚没睡。你睡得好吗?”

“……我也猜到了。你昨晚居然没有练你的小提琴,真让我惊讶,难得在你晚上醒着的时候我也能睡着。”

“John,在你上班之前帮我把手提拿过来一下,就在桌上。”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就摆在桌面上。”

  John看着某个披着一袭白色床单在他们的长沙发上装死的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Fine.”

  某个有原则有血性的军医屈服了,并且在帮他拿手提之前,先去他们那个曾经放着、现在也放着许多不能入口的东西的冰箱中翻找出了一个苹果,和手提一起端正的放在桌上。

“John。”

  那个没心没肺、指使着他拿手提的人的声音从抱枕下闷闷的传来。

“还有什么事?”

“A morning kiss.”

“……It's all right.”



啾~

深深的苏了一把真是开心❤



最后一对CP=w=

艾利

这对可谓爱的辛苦。。。。我好像只为这对写过文而且发了出来_(:з」∠)_


段子请往下看↓



  “咦!!兵长你会缝衣服吗?”

  “啧,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被下属用惊讶眼光注视着的长官不悦的看向声音的主人,一脸‘大惊小怪”的神色。

  “但……我就不会啊。”那小鬼用看着什么神奇事物的目光看着自己在灯下穿针引线,一脸神往。

  “我有试过缝衣服,但是总会被针扎到。”青年瞪着碧绿的双眸,专注的看着长官平日用来握刀的修长十指的一举一动,突然轻声的说话了,“每当那种时候,我就会想起我妈妈。”

  “要是妈妈在的话,我就可以请她帮忙,或者是请教她了。”

  青年的声音平静,不带感情,但回荡在空空的地下室中,像是带上了某种哽咽的意味。

  不过是个小鬼啊。

  利威尔冷冷的回望:“艾伦哟,这能成为你不换衣服或者是穿湿衣服去训练的理由吗?”

  青年闻言,讪讪的摸了一下鼻子,心虚的望向了地板。

  最近,临近秋季,天气转凉,但这小鬼居然有勇气在还不是很冷的天气里两三天不洗衣服。在他训斥之后,换成了穿着湿的外套跑来训练,冷的直打喷嚏。

  啧,倒也还真麻烦。

  “衣服呢?”利威尔修补完了自己手中的这件衣服,虽然是坐着,但语气中居高临下气势不减。

  那小子听到的时候懵了,那张蠢脸上像是写着“什么衣服?”一样。

  利威尔不耐的换了个坐姿,眉一皱:“你那件破掉的衣服呢?”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边结结巴巴的应答着一边找衣服,耳根红了个通透。

  “艾伦,你这件衣服破的可真够惨烈啊。”

  利威尔打量着手中的调查兵团军服外套,右胸口稍后的位置像是被刀划了一道长痕,一直划拉到了后腰的部分。而且被缝补过,只是缝得惨不忍睹。

  “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那小子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床上,同时老老实实的和他解释划痕是怎么来的,像个孩子一样乖顺。

  利威尔挑了挑眉,倒也没再说什么,动手就开始修补了起来。

  只是过程中有样东西觉得难以容忍。

  “艾伦,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艾伦耳朵上的红蔓延到了脸上,对着自己长官冰冷的视线猛摇头。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刚才他一边死盯自己的长官帮自己补衣服,一边想起了妈妈曾经对自己说过的家乡习俗:要是一个女人主动对男人说要帮他补衣服,就是在表明她想要做他的妻子。

  虽说兵长不是女人,但对他的诸如此类的幻想根本停不下来。

  “没什么就快睡觉,明天早上还要训练。”

  “恩,好的。”艾伦再看了一眼帮自己缝补衣服的人,忍不住问了,“那您呢?”

  “哪那么多废话!快睡!”

  艾伦·耶格尔在长官严厉的训斥下,迅速的盖上被子躺下了,僵硬的背对着自己的长官。

  在他迷迷糊糊将要陷入梦乡之际,他看着墙上那个还在动的人影,想起了后半部分的习俗。

  要是那个男人愿意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缝补的话,那就说明,他也希望她做自己的妻子。




我为什么摸个鱼都摸得这么辛苦_(:з」∠)_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额。。。最近一直都在偷懒和。。写别的文_(:з」∠)_

对不起大家我真的是脑洞太大停不下来(*´艸`*)

不过最近会开始继续更新了,希望萌艾利的小伙伴们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好吗?【你滚啦

















还有人在坚持往下看咩(/ω\)












不要看了哟后面什么都没有的(*/ω\*)











真的什么都没有啦(っ//////////c)









好吧你萌赢了,结尾有艾利党们的福利(//▽//)













  深夜,利威尔终于缝完了那件外套,站起了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因为时间久,带下来的蜡烛都快燃尽了。

  侧头望了一下,某个家伙没心没肺的睡得正香,棉被裹着的身躯略微有起伏,鼻息浅淡而悠长。

  利威尔稍微拨开了他的额发,艾伦因为体质原因而偏高的体温,恰好温暖了夜里他微凉的指尖。阴影落在他的脸上,却也不能让熟睡中的他的安详的脸有所变化。

  利威尔把衣服盖在了棉被上,摩挲了会青年柔软的面颊。最后,在他的额上印上一吻。

  “晚安,艾伦。”

  男人这样说着,吹熄了剩下的蜡烛。


  




END

评论(3)
热度(7)

© 犬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