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形狼心.

你的姓名

※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只是作者乱起的而已,另外祝兵长生日快乐w【迟了这么久真么好么

※冬天嘛,傻白甜的艾利是必须的,已经结婚了就不必大家担心了哟~

※无料的一篇,只是觉得这样暖暖的艾利实在是太好了w

※薇薇安出没请注意【并不是性转哟~

※既然你都看到了这个【非常短的】短篇,那就一定说明,我没更长篇_(:з」∠)_


以上ok?下面开始。



  寒冷的冬日,耶格尔先生与他的爱人利威尔难得的有一个悠闲的下午。

  战后的日子,过得和平与安逸。人类开始向墙壁之外进行探索,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现在衣食无忧的日子在经历过灾难的人们的眼中显得格外珍贵。每逢假日必有篝火晚会,饭馆时不时都可以挂出甜点半价的牌子,赤脚的小孩子随时欢笑着从街上跑过。随时随处都可以看到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所有的人们都无比享受现在的日子,这一点在艾伦和利威尔身上就能完美体现。

 在两人购置的温馨小屋里,利威尔正享受着难能可贵的午觉,厚厚的棉被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冬日的暖阳从窗户直射进房间,照在他所安眠的沙发上。头则舒适无比地枕在正看着书的艾伦的腿上。  

  因为战争终于结束,兵团破天荒地为所有的士兵放了半个月假,让他们回去见见久违的家人。但艾伦和利威尔都没有这个需要,天气也实在过于寒冷,两个人于是便窝在了家里。

  艾伦把书放在了一边的桌面上,手里捧着一杯温暖的红茶,时不时伸手翻一翻书页,看得极为专注。安静睡着的利威尔除了轻浅的呼吸声外,也显然不会弄出太大的声响。房间里安静的仿佛像是时间不再流动了一样,只剩两人交替的呼吸。

  突然,看得正入迷的艾伦听到了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唤:“艾伦。”

  艾伦愣了愣,低头去看利威尔,但他依旧熟睡着,眼睫毛的阴影还是那样平和地投在他主人白皙的脸上。

  但刚刚的声音,明明是利威尔的不会错啊。只不过……有点与平时不同而已。

  刚刚的那声“艾伦”肯定是兵长的声音,但是音调明显的下沉,语气很像他刚刚进入调查兵团时他叫他名字的时候,冷清,带着明显的疏离,一如他那时的眼神。与现在的明显不相同。

  正想着,艾伦就看见双眼都闭着的利威尔再次喊了他的名字:“艾伦?”

  啊,是那一次的时候吗。艾伦一下子回想起利威尔什么时候用过这种语气叫他的名字。那是有一次他因为心情失落,掉队的时候,他就是用这这种尾音略微上扬的问句提醒他跟上,带着难得的温和。

  “艾伦。”利威尔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这次是,他向他告白的时候,被吓一跳他一向平稳的声调都发了颤,他那次鼓起勇气的告白是建立在知道他也喜欢自己的情况下,还冲动的抱住了小小的他,语无伦次的告白不但让艾伦自己的大脑变成了浆糊,让他也红了耳根。那也是艾伦,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那个样子。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利威尔会突然睡着的时候叫自己的名字呢?

  艾伦忍不住轻轻地拨开了些他的额发,带着薄茧的双手抚上了他的脸颊,细细地描画他的眉眼。睡着了的他的脸在暖阳的照耀下似乎显得柔和了,被这样抚上的脸颊也并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但又表情很快恢复了平和。

  难不成,利威尔他是在做梦么?做关着于自己的梦?

  这样想着,艾伦自己都忍不住轻轻的笑了。

  他会做什么梦?关于自己的,应该会是个好梦吧。

  这样想着,手也收了回去,正打算轻手轻脚地帮他卷一下被角时,利威尔的表情忽而一下子变了:“艾伦!”

  恩?

  艾伦低头看着利威尔,一向面无表情的他脸色急剧变化,脸上出现了从没见过的紧张的表情,眉比平时还要紧地皱在了一起,不安地呼唤着他的名字:“艾伦!艾伦!”

  唉……这个人什么时候用这样的声音叫过自己的名字?

  艾伦几乎可以确定利威尔从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叫过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现在叫他名字的声音显得是那么的伤心,无助,脆弱的如同玻璃上的裂痕,轻轻一触就会碎裂一地。

    利威尔的表情似乎越发的不安,呼唤也一声接一声地脆弱,身体也开始不安地挪动了起来,仿佛想从噩梦中挣扎出来一样。

  突然,艾伦的脑海里似乎闪电般的划过一件事。

  原来,是那件事吗。

  在巨人将驱逐完毕的时候,变身为巨人的艾伦从巨人之躯之中脱离出来后,昏迷不醒足足一个多月,期间兵长一直死死地守在他的身边。一些宪兵团和中央的人甚至想着在这个期间就将艾伦直接处决,但在兵长的守护和团长的极力争取下,他们把时间拖到了艾伦醒来,并惊喜的发现艾伦的‘巨人化’能力已经丧失,中央和其他一些支持将艾伦处决的人便再也没有理由去处决他,艾伦得以安全并生存下来。

  他记得,韩吉分队长跟他说过,她曾看过利威尔在那时的深夜里握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执着但又脆弱地喊着他的名字,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影子则孤单地照在了地面上。

  难道,兵长是梦回了那个时候吗?

  艾伦忍不住俯下身去,紧紧地抱住那个现在倍显脆弱的人,手握住他从被窝里挣出来的手,头也深深地埋在他的颈侧,温柔而坚定地回答:“我在,利威尔。”

  只要利威尔一叫他的名字,他也立刻会回应一句“我在”,过了一会儿,利威尔的声音慢慢地变得含混不清,一点一点地变小,最后再度安静的睡着了,颤动的眼睫也归于平静。

  艾伦小心地将他放在自己的腿上,伸了个懒腰,侧头望了望窗外明媚的阳光。

  今天还真是好天气啊,那么,他也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与此同时,门外。

  年仅六岁的薇薇安午睡完毕,面瘫如他父亲的站在门口,透着虚掩的门看着她的两个父亲一问一答了十分钟,然后其中一个就把另一个抱到了床上,钻到被窝里也开始午睡了。

  薇薇安望了望手里的衣服,再看了看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现在还穿个鬼衣服,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吧。




END


评论
热度(12)

© 犬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