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形狼心.

想说的一些话

  从巨人开始到现在






看巨人,是去年开始的事了吧。看巨人的时候是盛夏,蝉鸣不息的时候。学期末累的半死的日子里,基友和我提起了巨人,我简单的记了下来,并没有当太大回事。毕竟在学期末紧张的日子里,我还是没有“追番”这种作死的心态的。

  考完后,过了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看到微博上关于巨人的PO刷的火热,好奇也去看了看。说实话,刚看完第一集的时候我的心是不平静的。再说一句大实话就是,其实我第一次看第一集的时候,艾伦妈妈的死我是跳过的。在后来等每周更新的日子里一遍一遍的刷之前的集数时,我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看了妈妈的死。当时的感触时至今日我还能记得清楚:做的太真了。

  无论是艾伦妈妈在拧艾伦的耳朵半带责备半带温柔说:“耳朵红了,是你说谎的证据。”时,还是板起脸训斥说:“不会让你去调查兵团的。”时候,亦或是看着孩子们离去时那一句无助的:“不要离开我。”都能让我感受到大灾来到时那种刹那间的转变。让我真真实实的揪心,和痛楚。 

  再后来,夏天过完了。在刚刚开学的日子里,和带我入巨人的基友疯狂的在聊巨人。那段日子感受到的,是实实在在的愉悦与满足。虽然基友和我喜欢的不是同一对CP,但也总能聊得很开心,在脑洞大的可以装金(jing)鱼的日子里,无论做什么都是快乐的。同时也是更深的爱上了巨人,不只是因为剧外的CP,也是因为他出色的剧情。甚至可以说:巨人就如同阳光一样,照亮了我那一夏与一秋的时光。

  基友掉坑比我早,萌得也比较疯狂,她喜欢的是巨人最火的一对,是那一对相信就不用我明说了吧?喜欢到她关注的微博,ASK,各种网络交通渠道里关注的都是关于巨人的信息,买的周边也不少。在自己房间的门上也写上了“XX一生推”。聊到的时候也是属于各种舔屏和各种痴汉。我也在她的身边,陪着她一起走过了那段日子。

  夏天过完了,秋天过完了,慢慢的,冬天也不知不觉的过完了。日子还是在波澜不惊的过着,但是突然有那么一天,基友突然跟我说,她变成了巨人黑。我惊讶,但是她说已经不喜欢巨人了。我沉默,我知道,喜欢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所以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内心默默地叹息。

  又过了不久,我在对着官方的设定集练(尝)习(试)画艾伦(的眼睛)的时候,一个同班的男生在走到了我的身边,说了一声:“进击的巨人?”我说是的,他说我能借来看一看么,我答应了。他一边看,一边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诧异的问他你没有看过巨人吗。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只看了一集。我无力吐槽他,只能送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基友是他的同桌,在一节课过后,基友对着我说,她要把巨人的画集卖给他。看着她开心的说卖掉就有钱买其他书了,而且又可以腾出放别的书了,问我她是不是很机智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笑脸,无语凝噎。现在离那天也没有过多长时间,但我还是记不起来我那天回答了她什么。

  第二天,基友果真把画集带了来,男生也答应买了。那天我的心绪很乱,乱到身为班干部都晚自习看漫画然后还要被老师抓包要写违纪单给家长。于是心情就更像死了一样的沉闷。但在那天放学的时候,我还是按照我之前的想法,和那个男生借了她卖给他的画集。晚上回到家,我用了五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在再看了一遍画集。

  那本画集是我陪她去书城时买的,在她拆开包装后,我也翻看了一遍。那时她珍惜的放进了背包里,我知道按她的性格是不会让那本书损伤一分一毫的,但现在我摸到的封面是破损的。我一页一页地快速翻动着书页,就像在脑海中翻阅着回忆。同时脑子里也忍不住在想这本书的以后:它会不会被放到书堆的深处不会再被问津;还是会被男生毫不在意的乱放,被熊孩子弄脏、弄皱、弄破;亦或是在很多年后,被当卖废纸一样被男生卖掉。那天晚上睡觉前,我的脑海里一直不停的在回放几个画面:一个是基友在房间门背上写“XX一生推”的时候,一个是她对我说她粉转黑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我在B站一个MMD看到的兵长海报变成另外的番的海报的时候,我没有收藏,但我记得名字,叫“对不起,我只是生活在二次元的男生”。

  我不想说什么煽情的话,因为我不会说,同时也不想说。只是希望那些和我一样爱到至深的人们,看到这个,能有一些感触。在一部番火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永远都不会忘记。但很可惜,说是没有用的,就跟我一直嚷嚷着要更文但始终一字未动的状态一样。重要的不是说,而是做。说出来的话,很多人会注意到。但你作出的行动,很少人会注意到。

  我也不是想说什么伤感的话题,我只是希望,我能在很多年后,我还能记住他,哪怕找不到和我一起爱他的人,但我还是能认认真真的,继续这份细水长流的爱。

  谨以此短文,献给巨人。

  

评论
热度(10)

© 犬形 | Powered by LOFTER